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随便看看 | 手机版
普通会员

郑州市北斗化工有限公司

化学试剂、化工产品、医药原料、医药中间体、麻黄素、盐酸羟亚胺、甲卡西酮、甲卡...

荣誉资质
“时代峰峻”李飞与“原际画”黄锐:重庆绝恋完结篇
发布时间:2021-11-20        

  之前我们说到,黄锐带着三个练习生远走上海自立门户之后,曾经的飞锐CP顿时成了修罗场。

  所以,除了合约到期不续约的黄其淋没有问题之外,时代峰峻起诉了合约在身的黄宇航和严浩翔。

  正在创业的黄锐无法负担这个天价庭外和解,想要脱身,于是想从“合约无效”入手回击。

  翻译一下:合约不成立的话,李飞就不能限制小孩在新公司的活动;如果合约成立,那黄锐为了解除合约就要赔钱

  一轮仲裁结果下来:合约有效。这也就意味着黄宇航、严浩翔不能参加原际画公司的任何活动。

  此时李飞占上风,还欢欢喜喜地在微博晒出判决书催缴欠款,摆出一副“本宫一日不消气你就跪着别起来”的样子。

  以下画面来自九月末考核舞台花絮,两个人练习的时间安排不一样,ACE比较心急想赶快练好,质疑黄其淋没有认真在练,要把人揪住问个清楚……所以出现了推搡的画面,工作人员全程没有拉架制止,反而拿着相机追拍到男厕所门口。

  台风四子之外,黄锐还带走了一个练习生严浩翔,他和黄宇航是十分铁的哥们关系。

  但无论带走谁,李飞非常不爽自己的帝国被拆分,于是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来硬撕。

  在粉丝口碑这边,黄宇航的小号发了一篇长文章,博得不少同情(也有传是黄锐拿黄宇航的小号卖惨)。

  由于李飞一直是“被粉丝敌视的奸商”,本着“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”,挺多粉丝站在黄锐这一边了,但两位算是各有拥趸。

  之前一轮仲裁的时候李飞挺得意的,现在二轮仲裁算对黄锐有利,李飞家就玩拖延战术,不想这么快把事情结了

  不过总体来说,黄锐还是轻伤,黄宇航不得不一个人去日本生活近三个月(俗称“流放”,无镜头舞台无微博大号),严浩翔同时间也要回加拿大避风头。

  他在2017年的采访里直说“有些人想法不行”,说人家借鉴杰尼斯策划看起来有道理,但根本就是纸上谈兵。

  同一篇采访里,李飞拐个弯又夸了一个人,说《TF少年GO》团综是由“他”编剧拍摄制作的,也是TFBOYS能走红的关键一步。

  这时的五个练习生被粉丝称为“完颜团”,有丁程鑫、敖子逸、张真源、贺俊霖、宋亚轩。

  很快,李飞找来一群空降兵——马嘉祺、李天泽、陈玺达(大家很熟悉的那位)、刘耀文。

  完颜五人+空降部队+被冷藏了半年从冰箱拿出来的陈泗旭=史上最出圈的“台风十子”。

  当年的“台风”在养成圈可谓傲视群糊,资源逆天,上了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我要上春晚》,还在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上表演《超人诞生日记》。

  趁着迷你剧《第二人生》热度很高的时候,李飞还拉大队跑到黄锐家门口显摆,以《第二人生》为主题的舞台特地去了上海录制,舍近求远就为了让黄锐看看。

  这个时候李飞的二代团在养成偶像圈子里傲视群糊,只差没出道。唯一比不上的,只有他们师兄添福宝。

  很快,祺泽因为在机场被粉丝拍到聊天记录——“七折在机场也能营业”(意思就是蒸煮知道自己在干嘛)。有传公司觉得这对CP实在太过招摇,于是介入拆了。

  反正自此之后,所有公开物料里,祺泽就没怎么互动过(你说流失多少CP粉)。

  2018年7月,TF家族一共13名练习生到北京集训(“台风十子”与新加入的3人)。出道战定在7月19日,就像101决赛一样,有一个“票高者出道”的规则。

  7月14日至19日,陆续有八名练习生离开北京。7月19日,官方侧面宣布五名练习生(不战而胜)组成TYT男团出道——就是用“TYT台风少年团”的官方账号关注了五位练习生。

  那会儿饭圈还有一句戏言:“知道易安音乐社(黄锐的团)的人都知道18楼,知道18楼的却不一定知道易安音乐社。”

  吸取了AKB系的经验,每一次舞台结束后,粉丝都可以近距离(大概30cm这么近)收到爱豆送出的礼物,甚至说上几句祝福。

  总的来说,良好的粉丝体验是黄锐这边的特色,这种特色也有很多受众,目前原际画足足收了三批孩子。

  第一批组成了初代易安音乐社,后面收的都是练习生,莫名有一种OJH48的感觉。

  可能李飞也是这样想的,所以推出了《台风蜕变之战》。简单来讲就是,把已出道的、未出道的统统叫回来再出一次道!

  更奇妙的是,严浩翔在2018年年末,对外宣称中考闭关,停止参加易安音乐社活动(当年黄其淋也是这个原因之后就没回时代峰峻了)。

  易安音乐社说实话已经跑了一半人。原成员方翔锐算是易安颜最好的一个了,但舞台失格,划水能划到原地石化。

  黄锐其实对他挺好,他演男三的电影宣传的时候,还给他置装了几万的衣服配饰(有段时间音乐社有三个小朋友也走红毯,西装就……)。

  结果他还是头也不回地跑路了,改名周翊然,微博大号不断因为和黄锐的纠纷炸号,转战INS,好像也炸了。

  夏天一(原名钟骏一)、恩皓(原名贺玉皓)一起跑路。俩人去过《这就是街舞》海选,正片啥镜头都没有。

  比起两年前李飞不停追杀,黄锐这边倒是没用非常激烈的手段对付严浩翔 。似乎更多的精力集中在即将到来的易安中学夏日季表演上 。

  这事暂无后续,但至少,贺俊霖和严浩翔的CP在时隔两年后复活了……活久见。

  黄锐目前在忙8月24日的夏日季演出,而李飞那边的台风出道战在8月25日完结。

  注:以下这段建议当都市传说(七月半也可以放心食用哦)看,主要讲黄锐易安音乐社和他艺人起名的玄学。

  从左到右:何洛洛(离队发展)、孙亦航、严浩翔(跳槽)、池忆、林墨、方翔锐(跳槽)

  首先,黄锐这边的一大特色就是给旗下艺人都“度身定制”了艺名。重点在“度身定制”这个词,我们一个一个来看。

  【展逸文——严浩翔】,【方翔锐——周浩然】,两人的名字放一起看。网上一直有一个说法,就是黄锐当年想劝敖子逸也跟他去新公司发展的,该时期敖子逸正被雪藏。黄锐甚至连艺名都给起好了,就想让敖子逸叫做展逸文(同一个逸字),而严浩翔呢,艺名就叫方翔锐(同一个翔字)。这样看是不是很合这家公司起名的套路?结果,敖子逸没来,后来严浩翔拿了展逸文这个名字,素人周浩然则拿了方翔锐的名字(民间传说,未有证实)。

  原本何洛洛是不能在2017年以易安音乐社的成员身份出道的。要出道的另有其人,叫林展烁,“何洛洛”这个名字是给这位小哥打造的,“烁”字拆开【“火+乐”=何洛洛】,后来这位小伙子不小心摔伤了腿,赶不上出道,何洛洛替补取了这个名字。

  影响就是,何洛洛(徐一宁)在创造营高位出道,至少有一年半时间脱离原际画了。

  现在的易安音乐社就变成:林墨(黄其淋)、孙亦航(黄宇航)、池忆(陈玺羽)、余沐阳(王余航)、傅韵哲(傅永杰)。

  插播一个tips:陈玺羽和陈玺达不是亲兄弟,两人既没有关系也不认识。但池忆(陈玺羽)曾经是国家一级足球运动员,而陈玺达曾经是国家二级游泳运动员。仅此而已。

  中国并没有本土发明的养成工业,在国内大放异彩的公司几乎都照搬或借鉴了日本和韩国的成熟模式。

  比如,国内复制杰尼斯模式的有时代峰峻和原际画(原际画的团也融入了一些AKB模式),照搬韩国SM/JYP模式的是乐华和它的小弟们(麦锐就是其中之一),当然还有严格意义上算是“天娱(小米加步枪)模式”的wjjw……

  国内对练习生的选拔和养成也较为急功近利,没有建立韩国爱豆工业那种严格的选拔、培训体系和出道评价标准,倒是把相互挖角、策反、不平等条约和割粉丝韭菜这些糟粕学了个十成十。

  于是我们也就看到了乱世巨星陈玺达和落跑天王方翔锐,爱豆应有的自律和能力欠缺,又毫无契约精神。

  公司之间也经常为意气之争缠斗,律师函满天飞,却不知把掐对家这股劲头用在练习生的培训和舞台打造上——导致原本坐吃TFBOYS红利成为行业领头羊的sdfj带不出一个出圈的二团,一步步走向流量高峰的易安音乐社一再爆出“落跑”事件。

  另外,飞锐互掐的同时,乐华崛起,香蕉、觉醒一战成名,还有背靠几大平台的wjjw、爱豆青春等,爱豆工业群雄割据,无论是时代峰峻还是原际画都很难说清自己的行业地位。

  所以,飞锐暂时BE了,但风水轮流转,且贵圈利益大过天,在其他爱豆公司某日“围攻光明顶”之际,说不定这对我国爱豆养成业最早的“虐恋CP”又会恢复营业呢?